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人流去哪较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9 03:57:0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人流去哪较好,北仑无痛人流去哪,宁波华美好不好吗,华美妇女医院流产价格,慈溪哪有私人医院可以做人流,北仑无痛人流多少,余姚做人流哪好点

还记得去年

12月10的那个清晨吗?

↓↓↓

2016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跑道上

两名参赛者在终点附近

相继猝死。。

令人诧异的是

4天后的12月14日

经赛事组委会调查后证实

猝死者之一的吴某某竟是一名替跑者

舆论一片哗然。。

  

直到2个多月后的昨天

猝死事件再次发酵

再次引发大众讨论

原因是:

替跑猝死者的家属起诉了!

索赔120余万元!

↓↓↓

  近日,替跑猝死者吴某的爱人梁女士,通过深圳律师事务所,正式对转让号码布的李某及赛事组织机构提起诉讼,索赔死亡赔偿金、亲属抚养费以及精神损失费共计120多万元。

  该案已在厦门海沧区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受理,这也是国内替跑猝死家属索赔第一案。

家属悲痛:

转让者和赛事运营方双双被起诉

  据赛事组委会官网发布的调查结果,包括吴某某在内,2016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共有30名参赛者违规参与转让号码布或使用非赛事号码布,组委会决定对这30名违规参赛者做出处罚。

  其中,因转让号码布致吴某死亡的跑者李某被取消比赛成绩、永久禁止参加由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举办的所有赛事,并报请中国田径协会追加处罚。

  接到丈夫吴某猝死消息的梁女士犹如晴天霹雳,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昨天,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依然难掩悲恸。

  “我俩2002年认识,他一直是健康开朗的人,平时都保持运动习惯,游泳、骑行、跑步都有涉足,出事前一个月还跟我说想参加厦门举行的铁人三项。”梁女士说,丈夫生前酷爱体育锻炼,对他而言好比一日三餐,身体也无异样。

  梁女士透露,此次厦门半程马拉松并非是丈夫的首次半马。“他在10月16日还参加了泰宁半程马拉松,也是他的第一个马拉松比赛。”

  梁女士还说,丈夫出发前,只跟她说周末要去厦门跑半程马拉松,对于替跑她事先并不知情。对此,梁女士追悔莫及,吴某出事时,还是赛事组委会通知才知晓。

  

而对于此次起诉索赔

梁女士称

丈夫的生命无法与金钱等同交易

只是借此希望悲剧不再发生

↓↓↓

  “爱人的离去对我来讲是致命的,意味着我们这个三口之家的破碎,这是无论如何用多少金钱都弥补不来的。我就想讨个说法,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同时,梁女士也想借此给大家提个醒,避免再让这样的悲剧在其他家庭发生。她说,这种悲伤不是所有人能体会的。

引发社会关注的

除了悲剧本身外

还因这起案件是

国内替跑猝死家属索赔第一案!

对此

原告律师道出其中原委

↓↓↓

原告律师:

猝死系多因一果所致 索赔更有警示意义

  此次诉讼,梁女士委托了律师黎永绿所在的深圳一家律师事务所。

  黎永绿介绍,该案已在厦门海沧区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受理,这也是国内替跑猝死家属索赔第一案。

  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黎永绿表示,替跑者吴某本身存在主观性过错,但毕竟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

  黎永绿认为,吴某的猝死,是由自身的违规、李某违规转让名额号码、赛事主办方在比赛过程中并未采取实际和有效措施立即阻止等原因所致。所以,李某和赛事主办方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黎永绿表示,赛事主办方和组委会在检录时的疏忽和放任是致死最大硬伤。“吴某比赛当天使用的是女性参赛号码布参赛。比赛中,男性参赛者的号码布为黑色字样,M开头,女性为红色字样,F开头。

  黎永绿说,通过肉眼可轻易区分男女选手。但吴某作为男性却佩戴女性参赛号码布跑完全程,赛事主办方、裁判以及工作人员没有任何形式的劝告阻拦,并立即终止参赛资格。

  黎永绿还说,吴某作为成年人,违规使用他人号码布参赛,应该承担一定法律责任,至于承担多大比例,应综合考虑本案情况,并用双方掌握的证据说话。

  黎永绿强调,本案索赔金额不是目的,而是促进国内马拉松赛事健康有序发展,起到社会警示意义——赛事组委会如何做好组织工作,如何有效防范和杜绝替跑行为,包括名额转让方、受让方间的法律风险,并引导马拉松爱好者文明理性参赛。

事实上

近些年来

国内持续的马拉松热

越来越多的赛事出现

随之而来的替跑行为也更加泛滥

↓↓↓

资深业内人士:

希望建立公开的参赛名额转让平台

  

  “有很多想跑但没报上名或没被抽中的,也有很多报上名却因为各种原因参加不了的,他们往往就会选择私下转让名额。”

  资深马拉松跑者、罗湖长跑协会秘书长表示,许多跑者都想参加在国内口碑较好的马拉松赛事,但名额有限,所以私下转让的情况时有发生。

  在她看来,替跑行为对于号码布转让者、替跑者以及其家属都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很多疾病是隐藏的,如果不是专业跑者,在不知道自己身体素质的情况下参加比赛,风险会非常高。”

  因此,在去年底,她与其他跑步爱好者共同发起杜绝私下转让参赛名额的倡议,希望类似悲剧不再发生。

  此外,她还建议,赛事主办方或相关机构可建立一个符合参赛规程公开转让名额的平台,让无法参赛的跑者能够通过该平台把机会转让给真正有需要的人。

叹息

无论怎样

悲剧已然发生

生命无法再挽回

对于各种马拉松比赛

对于替跑、猝死和索赔事件

你有何看法?

欢迎留言讨论!

(via 海峡导报微信 记者温航 晶报 厦门广电)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慈溪医院无痛人流多少钱